關於部落格
建造基督的教會(弗四11-13)
  • 1033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160327-士每拿教會|啟示錄七個教會之二-周興國 牧師

 大自然氣候的劇烈變遷、天災人禍不斷,我26日凌晨從泰國回到家中,早晨起床還不清楚狀況時,就有學生從泰國用「微信」來關心台灣地震的情況,我們打開電視新聞後,才知道南部大地震的災情慘重。看看世界的局勢、國際間的衝突,不知不覺災禍、苦難已經發生在我們四周、甚至在我們的家園內了。讓我們知道:主來的日子越來越近了。
三月底是紀念主耶穌復活的日子,下週即將進入「棕樹主日」,接著就是受難週、受難日、復活節。我想,這時候分享啟示錄中七個教會的第二個|「士每拿教會」,蠻具有意義的。
聖靈感動使徒約翰寫信給七個教會,七個教會中,僅有二個教會沒有受到主耶穌的責備,就是:士每拿與非拉鐵非教會,都是很難得的教會。
寫給士每拿教會的信是七封裡面最短的一封,雖然短,卻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。
簡單介紹士每拿的背景。
1. 「士每拿」的意義就是「沒藥」。「沒藥」是古代人用來塗抹屍體,預備埋葬用的。因此,與死亡、苦難有關。
2. 士每拿有美好的海港,經濟繁榮,是現在土耳其的第三大城伊士麥(Izmir)。城的背面是帕哥斯山(Mount Pagos),山上是排列整齊的建築物,從海灣向上望,好像一個冠冕,所以有「亞西亞的冠冕」的美名。
3. 在這裡有許多廟宇,所以成為宗教總部,此地有敬拜該撒提庇留的大廟。這裡崇尚崇拜皇帝,僅次於別迦摩(別迦摩是小亞西亞的省會)。
4. 士每拿有許多猶太居民,他們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。使他們雖然是猶太教的信仰,卻可以免去皇帝崇拜。但卻因他們反對基督徒,使得基督徒很難在那裏立足。
這些背景都與士每拿教會所面對的處境有密切的關係。
一、基督的身分
使徒約翰寫給七個教會的信,一開始都會先提到基督的身分。當我們認識基督身分的宣告,是我們在面對處境,特別是挑戰、難處時的把握、倚靠與安慰。
例如,神呼召亞伯蘭、後來的亞伯拉罕,為了鼓勵他,給他應許,祂如此宣告:「…亞伯蘭,你不要懼怕!我是你的盾牌,必大大的賞賜你。」(創十五1);「…我是全能的神。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。」(創十七1
當神呼召摩西,要他帶領以色列眾百姓出埃及時,做了這樣的宣告。
又說:「我是你父親的神,是亞伯拉罕的神,以撒的神,雅各的神。」(出三6
神對摩西說:「我是自有永有的」…(出三14
主耶穌對七間教會表明祂的身分。
對以弗所教會說:「那右手拿著七星、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。」;對士每拿教會:「那首先的、末後的、死過又活的。」
 1. 首先的、末後的
表示主的身分是最先的、最後的。
主神說:「我是阿拉法,我是俄梅戛,(阿拉法,俄梅戛:是希利尼字母首末二字),是昔在、今在、以後永在的全能者。」(啟一8
周聯華牧師提到,大秦景教碑上面出現了「先先」、「後後」這樣的辭句:「先先而無元,窅然靈虗,後後而妙有。」(註:景教是唐朝傳入中國的基督教聶斯脫里派,這是記述景教唐代流傳情況的石碑,現藏於西安碑林博物館)簡單來說,這些是形容神的:「先先」是比「先」還要先,「後後」是比「後」還要後。
「起初神創造天地」(創一1),所以神比「起初」還要先。祂是創造主,整個宇宙空間、時間都是祂所創造,是祂開始了「時間」。
「太初有道,道與神同在,道就是神。這道太初與神同在。萬物是藉著他造的;凡被造的,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。」(約一1-3);「諸山未曾生出,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,從亙古到永遠,你是神。」(詩九十2);「我是阿拉法,我是俄梅戛;我是首先的,我是末後的;我是初,我是終。」(啟廿二13
這些經文都說明:從起初一直到末後,祂是創造者、祂有全能、全知,祂是掌權者。我們的眼界裡的時光是短暫、有限的,只是歷史中的片段,我們不知將來如何?但神的眼光是長遠的、整體的,祂知道完整歷史的過程,祂知道、祂掌權,祂作王直到永遠。
世界的局勢雖然都會改變,但神永不改變。不管今日我們所面對境況如何,我們只管信靠永恆的主。
 2. 死過又活的
主耶穌不僅掌管時間與空間,祂是從死裡復活的主。
當我們在預備紀念主耶穌的受難、死亡、復活時,可以思想一個問題:「主耶穌為何要經歷死亡?」祂為人人嘗了死味(來二9),原因是:「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,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,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,就是魔鬼,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。」(來二14-15
我們都不喜歡死亡、苦難、受傷害,但是我們可能都受過傷,被上司、老師、甚至是親友傷害過。不過,再大的傷害也不會超過主耶穌受的。因祂為了愛世人、為了拯救世人,願意從榮耀的寶座上下來,降卑來到世界,沒有享受到任何的福利。受到的是藐視、拒絕、試探,最後竟被祂的學生出賣,被公會、被官府定罪,受鞭傷、背十字架、被釘,受盡羞辱、嘲笑,連祂親近的門徒都否認祂、四處散去,連天父也棄絕祂,最後的結局是死亡。
祂經歷苦難,甚至是死亡,祂從死裡復活。所以,祂可以幫助我們這些不喜歡受苦、懼怕死亡權勢的人。
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,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。(你們得救是本乎恩。)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,一同坐在天上。」(弗二5-6主耶穌受死與復活為的是拯救我們,要我們這些原來死在罪惡過犯中的人,能與祂一同坐在天上,何等的恩典!基督勝過死亡,要我們靠著祂就能得勝!
士每拿曾在西元前580年,被呂底亞人攻擊而城毀,直到西元前290年,才由希臘將軍及克雷斯王來辛馬卡斯重建。他們經歷過被毀滅、重建,深深明白「死裡復活」的意義。士每拿也是這七個教會所在的城市中,到如今仍舊存在的城市!
二、教會的境況
士每拿教會的境況是:患難、貧窮、受到毀謗與受苦。
雖然士每拿所遭遇的這幾樣都不是我們喜歡的、甚至是不好的。基督徒不都是每天皆平安穩妥的,我們會經歷這些遭遇,雖然不很好,重要的是主耶穌都知道!
 1. 患難是外在的、環境的
我們經歷患難中常覺得孤單、無助。沒有人知、沒有人可以幫助,而且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。
感謝主,既然祂知道,祂絕對不會袖手旁觀。祂知道這些患難對我們的意義,時候到了,祂一定會伸手幫助我們。
一月24日興國在泰北經歷一場車禍,感謝主的保守,也謝謝許多代禱者在背後的禱告。主教我「凡事謝恩」(帖前五18),也讓我知道「恩典」不是理所當然的。即使是牧師、是宣教士仍然會遭遇患難。生命不在自我的掌控中,只能天天倚靠主、為主而活。
 2. 貧窮
這裡的「貧窮」是一無所有,示每拿信徒的貧窮是窮到了極點。可能是因為信仰的緣故,他們不能與猶太人及外邦人做生意而貧窮。甚至可能因他們是基督徒,他們的家產和財富,就當然地成為被奪取、搶掠的對象。
「因為你們體恤了那些被捆鎖的人,你們的家業被人搶去,也甘心忍受,知道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。」(來十34
主卻說他們是富足的,顯然他們在物質上可能極為貧窮,但在屬靈上卻是富足的。使徒保羅也有相同的見證:「似乎憂愁,卻是常常快樂的;似乎貧窮,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;似乎一無所有,卻是樣樣都有的。」(林後六10
原因是:「你們知道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:他本來富足,卻為你們成了貧窮,叫你們因他的貧窮,可以成為富足。」(林後八9
感謝主,興國雖然退休了,沒有固定的收入。但主仍舊憐憫、供應我,藉著差傳專款、弟兄姊妹的奉獻支持,使我可以去泰國培訓,也可以在不同的教會講道事奉,每一天都在信心中經歷主恩典。
 3. 毀謗
「毀謗」與「褻瀆」的原文是同一個字,對人是「毀謗」,對神就是「褻瀆」。
因為這裡的猶太人有影響力,因此可以不必行皇帝崇拜,但是他們與基督徒敵對,向羅馬政府報告、毀謗、指控,說基督徒不是猶太人,因此必須要效忠該撒,使得基督徒面對困境。
受到這樣的毀謗,主告訴士每拿教會說,這些自以為是猶太人的,其實他們不是猶太人,乃是撒但一會的人,是會堂中屬於撒旦魔鬼的人。
 4. 受苦
約翰預言他們將受苦、會下在監裏「十日」,可能指一段短暫的時間。主耶穌也告訴我們:「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,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。在世上,你們有苦難;但你們可以放心,我已經勝了世界。」(約十六33);保羅也說:「不但如此,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。」(提後三12
我們都不喜歡受苦,但是當苦難臨到時,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面對苦難?知道主既然允許,深信在苦難中祂必保守我們,我們也要倚靠主的應許,仰望主的拯救。
三、救主的應許
你務要至死忠心,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。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,凡有耳的,就應當聽!得勝的,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。
主要士每拿教會不要怕。
 1. 至死忠心
主教導我們面對苦難時,要忠心到底。
「忠心」的意義:值得信賴的、忠實的。信任的、珍惜信仰的。
一方面是對神信靠,一方面是值得神信賴、對神、對信仰忠實。
「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,必得生命的冠冕,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。」(雅一12
主後156年二月,士每拿教會的監督坡旅甲Polycarp,是使徒約翰的學生。因為他拒絕承認該撒是主,被燒死。在他殉道前說的一句名言:「我服事祂(主耶穌)八十六年,祂從未虧待過我,現今我怎能褻瀆那拯救我的主呢?」他就是「至死忠心」的見證。
 2. 生命冠冕
「冠冕」有二種:一種是君王的冠冕,一種是比賽的冠冕(花冠或花環)。
這裡的「冠冕」不是指皇帝頭上所戴的皇冠,而是指比賽勝利了的花冠,像得到奧運金牌的喜樂和榮耀,也讓我們聯想到在士每拿後面山頂上的冠冕或花環。
「生命的冠冕」與「至死忠心」正好是「生」與「死」的對應。我們願意為主至死忠心,我們就能得著「冠冕」,而且是「生命的冠冕」,就是「永生」。
當我們忠心倚靠復活、生命的主,就能得著生命的冠冕。
逼迫他們的羅馬帝國、多米田早已不復存在。士每拿卻能火鳳凰一樣,他們死過又活,是主所稱讚的教會因為他們的主耶穌是首先的、末後的,是死過又活著的!
 3. 第二次死
得勝的、至死忠心的人,主給他們的應許是頭一次的復活,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。
「按著定命,人人都有一死,死後且有審判。」來九27)說明第一次的死是註定的,但是死後還有審判,所以「死」並不是最後的終結。人死了並非一了百了,還要在神面前呈明在世時一切所作所為。
「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,聖潔了!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。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,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。」(啟廿6
第二次的死是:「我又看見死了的人,無論大小,都站在寶座前。案卷展開了,並且另有一卷展開,就是生命冊。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,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。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;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;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。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;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。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,他就被扔在火湖裡。」(啟廿12-15
第一次身體的死亡是人人難免的;但是第二次的死亡不是給所有的人,而是名字沒有記載在生命冊上的人要承受的,就是永遠的滅亡,那是極其可怕的。得勝的信徒將得著生命的冠冕,進入永生。
主給士每拿教會的信讓我們知道:主是永遠掌權的、祂是勝過死亡的。我們雖然會遭遇患難、貧窮、毀謗、受苦,但主都知道。我們在苦難中仰望這位掌權、得勝的主。主的應許是我們至死忠心,就得生命的冠冕,我們靠主得勝就不必經歷第二次的死。在進入「受難週」的時候,願主給士每拿教會的信,成為我們的激勵與幫助。(本文由講員提供)
分享題目:
1.主耶穌為何要經過死亡?

2.生命的冠冕是什麼?有什麼意義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